快捷搜索:

逛逛博物館過個文化年

  新春已到,萬物復蘇,一年中最美的時光從這裡開始。在成都過年的你,打算怎麼耍?有計劃逛一逛博物館嗎,看看它們除了祝福,還為我們准備了什麼?在嚴格落實疫情防控要求的前提下,春節期間觀展,還請大家配合各場館防疫要求,提前預約、佩戴口罩、測量體溫、出示健康碼、有序參觀。

  春節期間,成都博物館有兩大重磅展覽:“列備五都——秦漢時期的中國城市”,能讓歷史愛好者看到漢代成都城的模樣﹔二是“玉汝於成——潘玉良的藝術人生”展,從女性視角帶藝術愛好者感受“中國印象派第一人”潘玉良的藝術符號。

  “列備五都——秦漢時期的中國都市”是成都博物館2021年的第一個大型原創展覽。

  “五都”(洛陽、邯鄲、臨淄、宛、成都)是秦漢盛世孕育出的城市文明之花,是兩千多年前的中華大地上,經濟文化繁榮發展的精美縮影,更是輝映當前城市發展建設的最佳注解。本次特展匯集了“五都”所在地的300余件/套反映秦漢時期城市生產、生活的精品文物,其中珍貴文物152件,一級文物62件,另有32件最新的考古出土文物是首次向觀眾展出,為我們理解城市與人、城市與區域發展、國家興盛的關系提供了絕佳的注解,用文物奏響了一曲獻給城市和城市建設者的頌歌。邯鄲的銅器,臨淄的銅鏡,南陽的鐵器,成都的蜀錦和漆器……一件件特色鮮明、造作精美的商品在交互與流通中,完成了不同地區文化的相互浸染與交流融匯,也為各城市的運轉,注入了源源不斷的新鮮血液。

  來自臨淄的銅汲酒器,暗藏乾坤,隻需拇指按壓、鬆開氣孔即可輕鬆汲取酒水。據悉,這是世界目前已知最早利用大氣壓強原理的實例,早於歐洲著名的馬德堡半球實驗近兩千年。看來古人對科技的掌握和運用,遠超我們的想象。

  成都在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庇護下,沃野千裡,手工業昌盛,蜀郡制造聞名全國。一把遠銷徐州的“五十湅”銘鋼劍,佐証“百煉成鋼”並非虛詞,更証明當時成都的冶鑄業,已處於世界冶金技術發展的前沿。

  “玉汝於成”出自《詩經》,形容像打磨璞玉一樣磨煉某人,助其成功,多用於艱難困苦的條件下。潘玉良出身貧寒,歷經磨煉,終於成為20世紀中國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。徐悲鴻感嘆其為“巾幗英雄”,張大千題跋“為國畫正脈”﹔我國著名畫家、美術史論家秦宣夫更是稱其為“中國印象派第一人”。

  “玉汝於成:潘玉良的藝術人生”是成博首個以女性視角策劃的展覽,是一個全部由女性組成的策展團隊出品的展覽,同時,也是一個於所有女性自我覺醒、自我實現的展覽。在極具藝術感的展廳中,近百幅被潘玉良苦心留存、輾轉運送回國的珍貴畫作驚艷亮相,其中包括油畫、彩墨、白描、素描等多種形式的藝術作品,不少為潘玉良的代表作,更有部分作品是首次向公眾展出。這些畫作,不僅體現了上個世紀初以來,中西藝術碰撞融合的高峰,也展現了一個女性掙脫時代局限,通過不懈奮斗實現自我價值的動人傳奇。

  “玉汝於成”特展,為成都市民提供了一個近距離了解這位女藝術家的寶貴機會。1月26日,特展還更換了部分展品,並新增20余件作展品。區別與前半段以“潘玉良眼中的世界”主題呈現展覽,將從“世界與潘玉良”的全新角度展現潘玉良的藝術人生。

  在本輪換展中,潘玉良彩墨作品《取衣女人體》,尺寸達到了144×80cm,是本次展覽中尺幅最大的作品。作品依舊有強烈的“潘氏風格”,夸張的胯部、壯實的大腿強化著女性的生命力、靈氣與獨立。

  另一作品《側臥女人體》則可以看到潘玉良從學院派掌握的精准造型,從新印象主義吸收的點彩技法,同時融入中國水墨的筆法和氣韻,最后呈現的“合中西於一冶”風格的成熟之作。

  從《仰臥女人體》能明顯看出,20世紀以來,現代美術中,大膽運用濃烈色彩,線條粗獷,形式奔放的野獸派代表畫家馬蒂斯對潘玉良的影響,畫面上人物扭曲的造型、夸張的姿態,紅黃藍大筆觸相間,給人強烈的視覺沖突。

  而《穿短裙的女孩》則與印象派畫家德加筆下的《芭蕾舞者》同樣鮮活,還有與《草地上的午餐》構圖相似的樹蔭下的女郎,這些作品也都反映出潘玉良在藝術探索上的博採眾長。

  大年初二(2月13日)至大年初六(2月17日)9:00-18:30(18:00停止進館)。

  川博為成都市民備下了豐盛的新春文化大餐。 “山高水長·物象千年——絲綢之路上的文化與交流”展,展出了7家參展單位的精品文物共計294件(套)。

  在早期鐵器時期,伊朗的象形陶器大多以各類動物為原型。雖然形態各異,但基本都是在酒宴或是祭祀典禮上使用的器具。公元前10世紀-公元前8世紀的牛形陶來通,高28.5厘米,寬30.5厘米,以公牛為原型,背部有注水口,前足之間有出水孔,可從出水孔中將酒注入杯中。從動物狀的器具中流出的液體,對於當時的人來說,有一種神秘的力量。

  除了這件牛形陶來通,還有多件牛形文物,2021年是辛丑牛年,不妨到現場找找那些藏在文物中的牛。

  “食味人間——飲食文化展”以時間為線索,展出了從新石器時代到近現代的共計118件/套文物。從原始烹飪到飲食禮儀,從皇家風范到市井煙火,從宴樂之酒、詩人之酒到雅士之茶、市民之茶……來自中國國家博物館的“南宮柳”銅鼎、雍正魚子綠釉菊瓣紋茶壺、黑黃釉風花雪月玉壺春瓶,川博館藏極具四川地方特色的東漢庖廚畫像磚、芙蓉花金盞等珍貴文物,一一亮相。

  出土於四川省安縣文星村的宋代芙蓉花瓣金碗呈花瓣狀,外斜圈足,似一朵盛開的芙蓉花。碗壁上下部均有花瓣紋裝飾,內壁上部八花瓣,右瓣壓左瓣,按順時針方向疊壓成一圈。下部則左瓣壓右瓣,呈反時針方向一圈。外壁花瓣疊壓方向與內璧相反,使得所飾的瓣紋層次分明,風格獨特,將四川的名花“芙蓉”完美的呈現了出來。

  國家博物館藏“清河食官”銅染器是漢代的一種涮食工具,由爐及耳杯兩部分組成。爐側口沿下刻銘文:“清河食官,右般(盤)重六斤十兩。”爐上承耳杯,杯側刻銘文:“清河食官,右,重一斤十一兩。”這是位於今山東、河北一帶的西漢時期清河國的食具。

  今年是金沙遺址發現20周年,春節期間,成都金沙遺址博物同時推出六大特色展覽,白天,可以看到來自喜馬拉雅的藝術珍品、生態復原花藝展等﹔夜晚,燈光點亮,金沙彩燈光影藝術展令人拍照合影玩不停﹔如果帶小朋友前往,還可以看見優雅親人的梅花鹿。

  “七寶玲瓏——來自喜馬拉雅的藝術珍品”通過233件(套)金石藝術珍品,展示喜馬拉雅地區人民多彩豐富的民俗生活、審美意趣和工藝制作水平,講述該地區璀璨的物質文化、多彩的民俗風情和當地獨特的審美藝術。

  為了凸顯藝術珍品的工藝之美,展廳設計呈現出濃郁的地域風情和雅俗共賞的氛圍,首次採用弧形帷幔對各單元進行隔斷,營造出“猶抱琵琶半遮面”的神秘感。展廳入口,一件銅鎏金嵌寶石長壽寶瓶頗為矚目,被視為掐絲工藝的代表之作。40厘米高的瓶身上,採用了鏨刻、掐絲、累絲等工藝,同時滿鑲天然寶石、水晶和綠鬆石。此外,“佩飾風華”區域的82件(套)頭飾、項飾、肩飾等飾品,由多種珍貴寶石組合鑲嵌而成,美得讓人“失去抵抗力”。

  開館時間:2月10日-2月28日9:00-22:00(21:00停止售票,停止入館)。相關信息請關注“金沙遺址博物館”微信公眾號查看。(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 邱峻峰 曾琦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